曹勇军名师工作室召开“基于学习任务群的阅读与写作教学”专题研讨会

文 / 张小英 责编 / 张小英 2018-11-16 点击 567

曹勇军名师工作室召开“基于学习任务群的阅读与写作教学”专题研讨会

 

2018年11月15日下午,曹勇军名师工作室在南京十三中召开“基于学习任务群的阅读与写作教学”专题研讨会,会议由曹勇军老师主持,共有15位工作室成员出席。

会议开始,工作室成员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远道而来的同仁——深圳特级、正高高研班的王满英老师、李碧野老师和雷贤平老师参加此次会议,和大家一起探讨语文教改的新动向。会前工作室给每位老师配发了吴欣歆的《高中经典阅读教学现场》一书,以及2018年第8、9两期的《教育研究和评论》。曹勇军工作室在该杂志开设了专栏,连续两期刊载了工作室成员就整本书阅读的思考与实践,共发表11篇文章,这是工作室成员共同努力的成果,文章刊发后引起了很好的反响,值得庆贺。

接下来,各位老师就“基于学习任务群的阅读与写作教学”这一话题展开了研讨。

第一个发言的是石骏老师,他结合自己带领学生开展“实用性阅读的任务群学习”的实践进行了分享。鉴于新课标的新变化,石骏老师设计了“门户网站的精彩表达”这一语文学习任务群。他选择了“热点追踪”这个小切口,依次设计了三个子任务,它们是一周热点(热点速递、网络舆情分析、网站风格比较)、精彩文章聚焦、我为校园网撰稿。通过反复打磨,教学中取得了良好的学习效果。石骏老师总结自己的探索,认为教师自己先要有一个设想,还要考虑到学生的情况,选择那些具有思辨性的切入点,找准和生活的勾连之处。不过石老师也承认,任务群设计需要教师投入相当多的时间和精力。针对石骏老师的发言,曹老师追问:任务群教学和传统教学,在实践上最大的不同在哪里?石老师认为,在实践中,最关键的在于把任务交给学生,这个任务群学习总共需要七节课,不同任务事先分配给不同的学生,老师不包办、不代替,只是起到指导作用。曹老师补充说道,学习任务群是由国外的项目学习(PBL)发展而来。其中的P可以是项目(Project Based-Learning),也可以是有待破解的难题(Problem Based-Learning )。它最大的特点是“以终为始”,把任务放在前面,先交给学生,把语文学习变成做事情,完成实际的任务。为了完成整个任务,达成最后的目标,前面拆分成若干子任务。整个过程下来,涉及文章收集、梳理、分析、模仿和撰写以及创意设计,是一个完整的读写思训练过程。这和传统现成的文章的学习完全不一样,大家可以借鉴。

包旭东老师分享了自己参与项目组培训的心得体会。他将学习任务群的特点总结为“四个大”,即大单元、大情境、大任务和大观念。设计之初,先要确定一个与生活有关联的真实的总体情境,完成一个需要多人合作不断探索才能完成的大任务,而这背后要体现出这一组文章学习的主题,要有大的观念的支撑。四个“大”,是相对于单篇的“小”来说的,这就与平时的传统教学完全不同。包旭东老师和魏荣葆老师根据自己学校的特点,确立了以参与南京大屠杀纪念仪式为总体情境,以和平宣言为基本任务,进行严谨的设计,先后十数次易稿,最后确定了任务群所需要的学习篇目,取得了非常好的教学效果。

魏荣葆老师则提出了设计和实践学习任务群的四个重点问题。首先,为了设计好学习任务群,我们的教学要有三点改变:观念的改变(每个教师都是课程的开发者,学生是课程的资源)、教师作用的改变(教师的位置决定了学生的自主程度,控制和调整的分寸很关键)、学生主体的改变。其次,重点要关注素养问题,尤其语文学科素养和其他学科素养之间的关系问题。此外,魏老师还认为,真实的教学情境和明确的学习任务,是一体的,系列化和任务之间应当环环相扣。单篇教学往往仅仅是设计几个问题,任务群的学习则超越了问题本身,对学生是强大的驱动力。最后,及时的多元的评价和激励非常重要。评价的主体要多元,学生有制定评价规则的权利。

张小兵老师谈及自己设计“我的文学三国——《三国演义》整本书阅读”任务群时的体会,他认为,设计和实施的出发点都是学生,做任务群方案一定要依据校本,甚至班本。他的第二点体会是,方案设计改了十来稿,再回头看最初的版本,发现原来的设计过于理想化,超越了学校的条件和学生的基础,具体教学中难以实施。所以,他建议,一定要在有限的范围内,照顾学科的均衡,要实事求是地做任务群设计。此外,张老师呼应了魏老师关于教师定位的观点,他指出,教学中老师要往后退,让学生自己主动学。总之,细细琢磨,任务群的“群”,可以分为群文(选择一组文章)、群人(学生建立小组进行学习)、群思(集思广益,取长补短,一起探索)、群法(大家贡献各种各样的办法解决问题并构建自己的学习策略)。任务群学习的最大特点就是,学生在过程中自主地认识知识,并运用知识,最终形成能力。

讨论的过程中,大家不回避任务群带来的挑战,并直面它可能带来的问题。

王夫成老师在发言中谈到自己参加全省教改培训活动的感受,提出了目前存在的几组矛盾:教学时间上的矛盾、教师能力上的矛盾、群与群之间的矛盾、目标和实施的矛盾、单篇教学和专题教学的矛盾等等。任务群,实质是教学目标的多样化,对学生来说,像一个超市,各取所需;又像按摩器,总有一个地方搔到痒处。面对新名词,新主张,他鼓励大家,不要恐慌,尊崇规律,踏实教学,以生为本,自有解决的适切方案。

对于任务群学习,武健老师不无忧虑地提出,目前方案存在着四个方面的矛盾:普及性(是不是全员推广、能否贯穿)、接受性(学生、学校、家长是否接受)、区别性(与研究性学习和兴趣小组的区别)和关联性(与目前学习的关联性、和成绩的关联性)。武老师的发言引起了老师们的思考。

朱德勇老师提到了任务群学习的统筹问题,如何选择一个具有统摄性的问题进行全盘架构,用什么来整合不同任务群,这是最难的。梅岚老师则结合自己参与听课和磨课的感受,谈到了自己遇到的困难和疑惑。她认为缺乏教材层面的引导和支持,担心很难形成常态教学。曹老师认为,此类任务群学习的实施不宜过多,一学期一两次,可能比较合适。

深圳特级教师王满英参与了讨论,分享了自己的思考。结合深圳的课改经验,她提炼出深度阅读、人文感悟、思辨思维三大关键词。在实践中,主要采取整本书阅读、阅读本摘录、阅读课笔记及点评等方式推动阅读教学。关于任务群的探索,她提到以作家为主线进行整合教学,选出作家的代表作品,编成校本的学材。教师编写导读,精讲一个作家一部作品,其他的学生泛读。王老师也指出了实践过程中的种种困惑:单篇教学和群文教学的关系、教和考的关系、地区发展平衡的问题等等。

最后,曹勇军老师进行了总结:关于任务群教学视野下的阅读和写作,各位老师谈到了自己的实践和体会,也提到了各种问题,让我们对它有了基本的认识。在任务群教学理念的引领下,教学会发生巨大变化,我们要积极应对。同时,传统的单篇阅读,包括主题阅读、群文阅读,仍不失为有效方式,二者不可偏废。结合他自己在美国访学期间的观察,曹老师认为,其实美国中小学正在实行的项目学习没有那么复杂,我们可以学习和借鉴其操作方式,更好地开展任务群学习。无论何种方式,最核心的是个性化教学、真实教学、创新教学。

长达三个小时的研讨中,工作室的成员们在一起,有探索,有反思,有辩析,视角不同,互相补充,信息量极大,让我们对未来的教学改革有新的期待,也有全面的认识和积极的准备。工作室成员积极分享,热烈讨论,本次会议在温馨而愉快的气氛中结束。

(曹勇军语文工作室  张小英老师撰稿)